基本药物制度能否解决“看病贵”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04日

       本报评论员任梦三8月18日, 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召开电话会议。会上发布了《关于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实施意见》和《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管理办法(暂行)》等文件, 标志着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正式实施在我的国家。
       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启动在政治层面被认为是医改的重要一步, 在实践层面已纳入解决“看病贵”的具体措施。从目前来看, 政治层面的意义没有问题,

再次告诉人们医改进程在不断推进。不过,

“看病贵”能否在实践层面得到解决, 还是一个有待观察的问题, 我们可以从已经发布的文件中解读。虽然这些文件看起来和医改文件一样混乱, 但基本信息大致包括以下四点:一是政府办的医疗机构要逐步配备基本药物, 特别是基本药物要齐全、齐全。用于初级卫生保健。二是为鼓励医疗机构使用基本药物, 基本药物全部纳入基本医保药品报销目录, 报销比例明显高于非基本药物。第三, 为降低药品价格, 政府将实行统一采购, 选择最好的生产厂家, 减少药品中间涨价环节。四是为防止医疗机构涨价, 规定政府办的基层医疗机构对基本药物销售实行零加成率, 其他非营利性医疗机构逐步减价。现有的加价率。毫无疑问问:如果基本药物制度顺利推进, 人们的“看病贵”问题将得到缓解。因为国家之所以启动基本药物制度, 就是要通过政府确定一些剂量大、价格相对较低的药物, 用一些物美价廉的药物来治好大家的病。此外, 为了降低药品价格, 对采购和使用环节都进行了规定。前者采用公开招标, 后者意味着基层医疗机构不涨价, 其他医疗机构逐步降低涨价幅度。然而, 这是否就一定能保证“看病贵”的问题得到解决呢?如果是这样, 必须做到以下两点:一方面, 要彻底改变“靠药养医”的医院生存模式。药价居高不下, 很多“高价药”案例都是通过医院之手制造出来的。最大的推动力是“以药养医”。原因很简单, 医院的财政拨款很少, 大型公立医院的财政拨款只占其支出的5%到10%左右。由于财政拨款不够, 医院需要维持运营, 保障医务人员的薪酬福利, 又没有类似“医师服务费”的财政来源, 只能靠“医生服务费”的方式。开出越来越多的昂贵药物以开发财政资源。
       更何况, 再加上一些医疗机构根据医生的药费指数计算奖金, 使得患者的药费更高。从实施基本药物制度的初衷来看, 就是要改变医疗机构“以药养医”的运行模式。但是, 从目前正在进行的改革进程来看, 财政支持与基本药物制度的节奏并不是很吻合。
       换句话说, 作为如果财政拨款不足, 就不能消除医疗机构“以药养医”的动力, 也不能指望医疗机构大幅降低药品价格的高涨幅。用最简单的话来说, 你几乎不可能放弃你目前的薪水而不给你另一份薪水。因此, 对于目前的改革, 我们也可以称之为“赎回”, 即政府拨款让医疗机构放弃“药养医”, 让老百姓受益。不过, “赎回”的前提是准备足够的钱。另一方面, 要堵住权力寻租的漏洞。
       说实话, 中国的很多政策都是好政策。如果能够顺利实施, 老百姓肯定会受益匪浅, 但总是被“背错”。之所以总是“歪”, 是因为权力寻租的地方太多, 堪称“拔鹅”。从当前医改方向和基本药物制度规定来看, 政府占据主导地位。就这样的方向和规定而言, 在经历了这几年医改“市场化”的失败后, 这样的选择并没有错。但问题是, 如果政府能做“市场化”做不到的事情, 就必须对权力进行监督, 让权力运行的过程足够透明。按照经典的政治学理论, 你无法想象以政府为代表的公共权力一定会造福于大众, 因为它本身也是一个利益集团, 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。否则,

我们不会看到原药监部门在医疗领域集体溃烂,

也不会在住房领域看到保障性住房。住房使用政策几乎是不可逆转的。因此, 在基本药物制度实施过程中, 目录的制定、生产供应、采购配送、合理使用、价格管理、缴费报销、质量监督、监测评价等环节, 都应掌握在力量可怕, 只有这样, 基本药物系统才能得到保障。达到的目标。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李玲说, 国家基本药物制度是“为老百姓推荐药, 有国家公信力”。事实上, 远不止如此, 整个医疗领域的改革进程, 作为改革后的再改革, 得到了国家声誉的认可。所以, 作为推进医改的重要一步, 大家都期待基本药物制度能够消除“看病贵”, 因为这两者在政策层面上有着必然的联系, 但需要有精致的细节设计和论证。它给每个人练习。看。

返回到上一页>>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02-2022 北斗集团有限公司 beidoujituan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sivilian.com)